小镇工厂造假“吉列”等千余万刀片 仪征警方跨

欢迎光临百度刀片官方网站!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全国热线: 400-9889-887
18956263326
当前位置:manbetx涓嬭浇 > 公司简介 > 产品优势 >

小镇工厂造假“吉列”等千余万刀片 仪征警方跨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admin作者:admin人气: 发表时间:2018-12-22 16:05 字体大小:【

  2013年4月6日晚上,仪征警方接到报案称,大仪镇一棋牌室,有人赌博。然而,处警民警来到位于居民区车库的棋牌室后,却意外发现了大量吉列牌剃须刀片及包装材料。一桩特大制售冒牌“吉列”、“飞鹰”及“Dorco”牌剃须刀片案由此浮出。

  案发后,仪征警方奔赴安徽天长,捣毁制假工厂,该工厂实际经营人、法定代表人、加工者、包装合作商、销售商等11人先后主动投案或被抓。至案发时,该工厂已制售冒牌剃须刀片1444万余片,非法经营额达217万余元。

  近日,经仪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仪征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这11人及制假工厂负责人同堂受审。其中,制假工厂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罚金80万元,其余11人分别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获刑。

  制假工厂在安徽天长,为何把包装加工点放在仪征一居民车库?生产、包装、销售,隐秘的“一条龙”制假售假链是如何建立起来的?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2013年4月6日晚8点左右,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大仪镇派出所的平静。打电话的是该镇天扬路附近一小区居民:“我家附近有一个棋牌室,经常有人聚在一起通宵打牌,现在又开始了。”

  放下电话后,民警随即赶赴现场调查。经排查,现场位于该小区居民廖小勇家的车库内。此时,廖小勇、廖庆安等人正在打牌。可在调查过程中,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情况—在该车库的角落里,堆放着几个编织袋。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名牌剃须刀片吉列的包装盒。

  一个国际名牌剃须刀片的包装会在这个小小的车库内进行吗?难道是吉列厂家授权给附近的工厂生产加工,然后分包给工人的?处警民警越想越觉得蹊跷,于是,提取了一个包装盒,带回了派出所。

  第二天,民警与吉列厂家联系,询问此事。对方称,该厂从未授权给大仪镇及其附近的工厂生产或包装吉列剃须刀片,更别提个人了。

  掌握这一情况后,民警隐隐觉得这幕后一定藏着一个制假案。于是,立即对廖小勇家及车库进行搜查。这一次,民警查获了吉列牌和飞鹰牌剃须刀片共计29.7万余片及大量吉列、飞鹰牌剃须刀片的包装材料。经核实、鉴定,这些刀片及包装材料,均系假冒商品。

  厂家明确表示未授权给他们,那么,他们的这些刀片和包装材料究竟从何而来?为查明真相,民警把廖小勇夫妇带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在公安机关,廖小勇夫妇一五一十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廖小勇的叔叔廖庆安在安徽天长市一家美容器具厂做技术员。见廖小勇和阿梅结婚后,阿梅一直没有工作,而且工厂也需要刀片的包装工作,廖庆安便把这个工作介绍给了阿梅。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工厂不仅生产的刀片可疑,就连领导也很奇怪。据阿梅夫妇反映,该工厂的法定代表人是老严,但老严只是个干活的,反而对工厂内一个叫耿学东的人唯命是从,阿梅等人的薪资结算,也是耿学东说了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了解开该案的谜团,当务之急,一方面是到工厂实地调查,另一方面就是找到关键人物。

  而当时警方唯一知道的关键人物,就是阿梅及其口中的廖庆安。对于这个廖庆安,民警是有印象的,他就是那天参与打牌的人员之一,而且警方询问廖小勇夫妇当天,他也在现场。事不宜迟。民警立即将阿梅和廖庆安带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与此同时,另一路民警赶赴天长市某美容器具厂进行搜查。现场发现大量Dorco牌剃须刀片及包装材料。随后,警方与Dorco牌剃须刀片经销商联系得知,Dorco牌剃须刀片系韩国品牌,从未在中国生产。

  经初步审查,警方对该工厂有了一些了解。该工厂的法定代表人是老严,但实际经营人是耿学东,耿学东和廖庆安都是该工厂的股东。早在2009年,耿学东伙同老严、廖庆安等人就开始在工厂内非法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吉列、飞鹰及“Dorco”牌剃须刀片,除了阿梅外,廖庆安的外甥媳妇乔慧也负责加工包装,这些冒牌剃须刀片的销售商分布广州、上海等地。

  掌握这些情况后,仪征警方于2013年4月7日,对耿学东等人涉嫌假冒注册商标案进行立案侦查。

  同月8日,民警对另一包装加工点—乔慧家进行搜查,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乔慧,并在现场查获假冒吉列牌、飞鹰牌剃须刀片共计16.3万余片及大量包装材料。

  案发后,仪征警方随即展开大规模的抓捕行动。2013年4月9日至12月19日,该工厂法定代表人老严、实际经营人耿学东、包装合作商顾宁、广州等地经销商阿展等8人先后向公安机关投案或被抓获归案。至此,涉案的11人全部归案,这起假冒注册商标案成功告破。

  那么,该制假工厂是如何建立起来的?这些人是如何勾结起来的呢?耿学东等人归案后,交代了整个犯罪经过。

  耿学东,今年51岁,上海人。从20岁起,耿学东就开始和刀片打交道。先后在上海、扬州、张家港等地的刀片厂上班。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从最基础的工作人员,慢慢成了一名技术骨干。

  这期间,他认识了廖庆安。廖庆安比耿学东小10岁,仪征人。当初,耿学东在扬州某刀片厂做技术员时,廖庆安就跟着他做学徒。但他在耿学东之前离开了扬州某刀片厂,到浙江打拼。此后,师徒两人一直保持联系。

  2009年,耿学东在张家港的一家刀片厂上班。有一天,耿学东接到廖庆安的电话,两人寒暄一番后,廖庆安提议,两人合伙开一家刀片厂。

  当时,做了几十年技术员的耿学东,也不甘心一辈子替别人打工,想自立门户。巧的是,那时,他一个在上海开刀片厂的朋友因经营不善,被迫关门,想把生产刀片的整条生产线租给耿学东。

  一听廖庆安有开刀片厂的打算,耿学东爽快答应,并租下了朋友的生产线。起初,两人准备在扬州成立一家刀片厂。但在前期市场考察时,他发现,扬州已有一定规模的刀片生产厂,便把目光转向了离扬州不远的安徽天长。但当时,两人对当地都不熟悉,在考察期间,两人听说当地人老严朋友熟人多,在当地小有名气,正闲在家里没事做。

  为了给日后生产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耿学东便通过朋友帮忙,请老严“出山”。老严痛快答应。随后,耿学东、老严、廖庆安开始共同投资,注册成立了天长某美容器具厂,法定代表人登记的是老严,但实际经营人是耿学东。

  在该工厂,耿学东是大股东,负责生产原材料的购买、成品的销售及工厂资金管理;廖庆安负责生产技术和设备维修,老严负责打包发货及后勤。除此之外,耿学东等人还招了一批工人,负责生产、加工。

  该工厂生产两种型号的刀片,除了剃须刀片外,还有理发店专门用的刮刀刀片。经营初期,该工厂生产的刀片都是自己注册的品牌或者其他厂商委托加工的品牌。而阿展等5名经销商既是耿学东的熟人,又是与他长期合作的经销商。

  有了自己的工厂、设备,还有以前的客户资源,耿学东等人认为,工厂的效益一定会越来越好。但经营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事情并非想象中的那般简单,自家工厂生产的刀片销量十分不理想。

  一次,在饭桌上闲聊时,阿展向他道出了实情。阿展告诉耿学东,虽然耿学东生产的刀片质量不差,但品牌不够响亮,很多下线客户不愿意要,相反,吉列、飞鹰等品牌的刀片在市场上知名度高,十分畅销,是下线客户点名要的品牌。

  耿学东听罢,不禁犯了难,他知道这些品牌都是国际知名品牌,小工厂不可能拿到这些品牌的授权,而且自己的品牌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在市场上有名气,那么,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生产的刀片顺利销售出去呢?思来想去,耿学东等人想到了一个捷径—生产冒牌刀片。

  挣钱的歪主意想到了,但风险也随之来了。耿学东等人认为,Dorco牌是韩国的品牌,在国内的知晓度比不上吉列和飞鹰,放在工厂加工、包装,被查处的风险相对小一些,但另外两个品牌如果放在工厂里做,很容易被发现,因此,必须找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加工、包装。

  这时,廖庆安提议,他的侄媳妇阿梅和外甥媳妇乔慧正闲在家里没事做,而且大仪镇距离天长市并不远。如果把包装点放在两人的家里,不仅安全隐蔽,而且还可以让这两人挣钱补贴家用。

  对此,耿学东等人拍手赞成。就这样,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居民车库,就成了制假窝点之一。

  在接下来的经营过程中,耿学东边生产自己品牌及有授权的品牌剃须刀片,边夹带生产假冒吉列、飞鹰品牌的剃须刀片。而由于在对外批发销售时,这些假冒“吉列”、“飞鹰”剃须刀片批发价只有正品的批发价的二分之一,因此,产品销量十分可观。

  见耿学东生产的冒牌剃须刀片乍一看可以以假乱真,阿展等销售商甚至放弃自己原有的品牌,主动提出要假冒什么牌子的剃须刀片,让耿学东负责生产。

  一时间,耿学东的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除了张家港,在广州、上海等地,也有了自己的销售商。就在耿学东等人梦想靠此大发横财时,警察找上了门—2010年9月,当地公安机关发现汤某等人的工厂生产假冒Dorco牌的剃须刀片,于是,查扣了涉案冒牌剃须刀片,并将耿学东刑事拘留,后因未达到立案条件,此事不了了之。两年后,耿学东的浙江冒牌包装提供商被警方抓获,后被判刑。这又让耿学东虚惊一场。

  先后逃过两劫后,耿学东等人为了高额利润,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心存侥幸,继续生产,直至仪征警方无意间发现他们的一个制假窝点时,耿学东仍心存侥幸—

  2013年4月7日,廖庆安看到警方到阿梅家搜查,立即打电话通知耿学东。而那天,因为工厂停电,耿学东等人都没有去上班,听到这一情况,耿学东立即打电话给老严,让他到大仪镇把冒牌货拉走。

  没想到,老严刚到大仪镇,还没来得及去搬货,警察就来了,老严仓皇逃跑。得知此事后,耿学东惶恐不已。当天,他又到工厂查看情况,然而,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停在厂里的警车,顿觉不妙,悄悄溜走,后在走投无路之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近日,经仪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仪征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耿学东等11人及天长市某美容器具厂负责人同堂受审。

  法院经审理后查明,2009年至2013年4月,耿学东、廖庆安及老严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在该厂内非法制造假冒吉列、飞鹰、Dorco等注册商标的剃须刀片共计1444万余片,合计价值217万余元;阿展等5人明知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仍委托耿学东代为生产加工假冒飞鹰、吉列、Dorco品牌剃须刀片;阿梅和乔慧在明知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仍为天长某美容器具厂生产假冒飞鹰、吉列注册商标的剃须刀片提供外包装帮助。

  法院认为,耿学东等及天长某美容器具厂的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鉴于耿学东等人系自首,阿梅等人系从犯等情节,法院依法判处天长某美容器具厂罚金80万元,判处耿学东等相应刑罚。

  同时,法院认为,顾宁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仍非法印刷制造飞鹰、Dorco注册商标标识合计1950万片配套,合计价值16.2万元,并将这些非法制造的商标标识全部销售给耿学东,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依法判处他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25万元。(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推荐产品

测试
测试
测试
测试
测试
测试

排行榜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

您的浏览历史